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美龄心理咨询(北京/郑州)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走出12年抑郁症的过程、花费及收获【咨客反馈】

2014-6-26 10:2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839| 评论: 0|来自: 北京美龄心理咨询中心

摘要: 现在的我,已经走出12年的抑郁了。在北京工作,工作还算不错,一个月工资1W左右。简单来说,就是普通人怎么样,我就怎么样。回过头来想想,抑郁其实没有什么,只不过是缺乏信心,又在遇到挫折时,自己无法处理,而导 ...

现在的我,已经走出12年的抑郁了。在北京工作,工作还算不错,一个月工资1W左右。简单来说,就是普通人怎么样,我就怎么样。回过头来想想,抑郁其实没有什么,只不过是缺乏信心,又在遇到挫折时,自己无法处理,而导致内心冲突、不安,却又无法排解,导致的情绪恶性循环。


 如果陷入抑郁之类的神经症,最好的办法,是找到合适的心理咨询师,在咨询师的引导下,找出问题背后的具体原因,调整自己,找到生活中的意义和价值,恢复自己与人相处的自信和快乐。很多朋友们可能也曾多次求治过而没有效果,有些朋友们可能对心理咨询有很多疑惑,如:是不是有效,是不是花费很高,去医院可以吗等等。可能我的经历并不能解答以上所有的疑惑,但希望能给朋友们以参考,希望更多的朋友走出抑郁的困扰。同时也以此文给自己的过往做一个彻底的告别。


 一、我心理咨询的时长


心理咨询从开始的三天一次,到后来的一星期一次,半个月一次,再后来的一个月一次。前后总共只持续了七个月。咨询结束后,遇到新的困惑了,偶尔也会再去咨询一次,大概有三次左右。


二、我心理咨询中的花费


我的心理咨询,前期是跟随韩美龄老师进行,做了几次后韩老师说剩下的问题可以让代老师解决。以后的咨询就跟随代老师做了。韩老师收费比代老师高,韩老师说这样安排可以节省费用。整个咨询下来我共花费了一万八千元。在咨询期间,韩老师建议我在北京找一份工作因为心理咨询中自己的问题不断得到解决,工作也渐渐做的越来越好,我自己算了一下,在这七个月的咨询期间,我税后工资领了三万八千多。


三、心理咨询带给我的收获


  归纳起来有以下几点:


(一)、化解了导致我抑郁的原因,不再被抑郁所困扰,让我回归了正常的生活、工作状态。


(二)心理咨询师通过调整我的认知,引导我去做一些事情,让我跟人交流;主要是这几样配合,慢慢的培养出我跟人相处时的自信和快乐。


  心理咨询调整之外,从开始的时候带着我一起去体验生活,到让我到大学操场跑步,跑完步要大喊3声。我有好几个一起租房的邻居,每天晚上都会聚在一起聊天,我就试着加入聊天的行列。到后来,跟公司的同事交流。这些事情,我每次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硬着头皮去做的(现在回过头来想想,这蛮好笑的,但在当时,那真的是觉得自己一定会死,抱着送死的心态去做的)。参与聊天,最初的时候,一整个晚上,我几乎只能插入一两句话,到后来,交流得比较多,比较顺利。最开始的时候,带着极度的恐惧和自我控制,慢慢的,心里的害怕变少了,心里一点点变得安宁,对自己的控制也慢慢减少,而且还和邻居以及公司的同事成为了朋友。这个过程,我总的来说,是在坚持一年之后,才比较确信和安宁。


大约咨询了半年后,我基本结束了咨询,只会偶尔咨询一次。之后好几个月,我每周末都闷在家里,发现这不是办法,于是,这时代老师建议我试着去参加一些同城聚会。我开始参加户外登山运动,这相当于把我的人际交流面,从住处和公司,扩大到了整个世界。这过程大约持续了一年。从一开始的很不安,到慢慢的安宁,以及到后来认知到自己一直在害怕的可能会死,其实并不可能发生。


 在这个过程中,配合这近两年的经历,我直觉上就能隐约感受到:自由的、完整的人,是怎么一回事了。


(三)这两年的咨询,最大的收获是在咨询师的引导下,几乎是完全依靠自己的努力,培养出了和人相处时的自信和快乐,重新恢复了我的社会功能。还有就是,咨询师健全了我的人格,培养了我的世界观,包括人际关系、职场、婚姻、家庭、朋友等等方面。


 我还有一个愿望希望能够徒步西藏旅行,希望有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同行!


 以下是我以前的经历:


小时候,因为是在云南长大,到了读小学的年纪才回浙江老家,所以儿时的玩伴都要重新认识。同龄人以为我母亲是云南人,开始的时候对我有些歧视和孤立。我自小体弱多病,因而被父母限制得比较多,什么不能去爬山、不能下河游泳之类的;自从下水游泳两次差点淹死之后,对我的限制就更多了;在他们看来,这是对我的保护,但对我来说,这让我感到压抑。


父亲这面的家庭环境很不好。奶奶一生都活在愤懑中,脾气不好,刻薄寡恩。别人的奶奶都对自己的孙子很好,可对我,简直就是跟对仇人似的。父亲这边的家族,对我母亲,对我,都造成了很大的伤害。而我母亲,因为父亲这边家族的人,比较焦虑,多埋怨。小的时候,无论是否是我的对错,母亲都经常对我发脾气,这让我觉得母亲不爱我。母亲常对我说,父亲小时候交的朋友,最后都很忘恩负义;也说村里的人,大多数都不怎么样。这让我自小就无法信任同伴,没有建立起同伴之间的依恋。


 小学四年级,母亲在家乡带着上学的我,除了做农活,几乎没有其他收入来源。父亲在外打工,赚的钱相对多,却也花得多,寄回家里的钱比较少。母亲迷上了赌博,在小学四年级到初一,因为母亲赌博,我跟母亲起了很多次冲突,都以我被母亲教训结束。父母也因母亲赌博而吵架好多次,母亲又最后都迁怒于我。我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尤其是小学四、五年级时,次次班级第一,可这一切并不能让母亲不再赌博。


 自小学五年级后,我变得封闭自己,当时我对自己说,我要以封闭自己来对抗父母,惩罚父母。我变得喜欢自己一个人看书,当时一本五十万字的《中国少年儿童百科全书(文化·艺术)》,被我看得滚瓜烂熟。回想起来,这对我初中三年级时陷入抑郁,埋下了祸根。


小学到初中的老师,除了初中时的英语老师以外,那些老师的人品都不让人喜欢。小学和初中,又都以学习成绩好为荣,我也因此有一些自信的地方。可在人际关系方面,现在回想起来,实在是不怎么好。到了初中三年级,我陷入了抑郁,这一陷入,就是十二年。


 现在回想起来,父亲那一系家族的人的卑劣,母亲的埋怨,母亲对我的教育和对待我的方式,村里人包括同龄人若有似无的歧视,这些强加于我的歧视和伤害,让我的性格变得软弱,自卑,寻求被认同,却又在潜意识里反抗这些歧视,带有叛逆。


 陷入了抑郁后,我变得每分每秒都害怕自己可能的难看,害怕被别人排斥,害怕被伤害,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死,不敢跟人交流。虽然坚持读完了高中和大学,却几乎没有交到朋友。


 高中三年,大学四年,我过的真的是非人的生活,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痛苦万分。当时觉得自己就是难看的,不控制自己就会被排斥,却又不想控制自己,不想这么痛苦。怎么想都出不来,怎么想都不安,非得控制自己才觉得稍微安心一点。


直到大四上半年,我才知道自己是被神经症折磨,我陆陆续续看了很多相关的书籍,森田疗法系列的书籍,霍尼,荣格、弗洛姆、罗杰斯、那些关于神经症和精神分析等方面的书,还有行为认知方面的书,比如说《伯恩斯新情绪疗法》。可惜的是,我看书是看了很多,但是行动很少,所以说,效果并不怎么好。


后来去省城的医院,医生询问了几分钟就给开了一堆药,同时建议我到心理科去做心理咨询。满怀希望的去做心理咨询,只是一大推的说教。到了20108月,我依然痛苦的每天几乎无法思考。尤其是我的工作是要求逻辑思维的,所以说工作其实也做不太好。而且一个人呆着的时候,也是几乎什么都不想做,我觉得自己不能在这么下去了,于是辞职了,从浙江跑到北京,来到美龄心理咨询来咨询。于是,奇迹的太阳就在这里升起来了。

                             

                  作者:梦神(美龄心理咨询中心抑郁症康复者)

(文章原创:转载请注明作者和文章来源,北京美龄心理咨询中心:www.xl699.com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咨询预约电话:15321828518 业务合作电话:18101058600

北京和和美美文化传媒产业有限责任公司 ( 京ICP备16056746号 )   
手机版(m.xl699.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