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晚归【美龄老师】

这是我几年前写的一篇小文,分享给大家。

凌厉的风姿意舞弄着雪花,我坐在办公室里等儿子。八点钟,儿子没有回来。九点钟儿子还没有回来。他从早上起床,只是在十点时吃过汉堡。儿子刚八岁,是小学二年级的学生。

九点十分我锁上门,走到写字楼大门口和保安交待,儿子回来和他交待我回家了。回到家我把在外面能看到的灯打开,让儿子看到灯知道我回来了。找了一阵子没找到他,这时已是夜里十点半了,我又在家门口写上一个纸条,然后我写上:儿子,妈妈去给你买好吃的,你回来不要乱跑,在门口等妈妈。妈妈很快就回来。

周围家庭的灯都熄了,路灯也抗不过寒冷的夜,光色昏眩了。我买回来儿子最爱吃的京酱肉丝,又跑出来到大门口等他,等不过,又跑到他常玩的一个同学家里去问。走到人家门口时,又站住,看人家都熄了灯,不好意思去打扰。再走回我们居住小区的大门口,小区的大门已上了锁,只留小门让行人单走。这时已是夜里十一点半了。

我给在本城上大学的侄子打电话,一开口,就哭了,紧张得泣不成声。这时,听到小区里儿子的叫声,妈咪。声音怯怯的。我的心一下子松了,赶紧和侄儿说,你弟弟回来了。挂了电话就喊儿子。

当时心里有两种冲动,一是吵他一通,一是大哭一场。走过去,儿子依在我怀里,我哭了。回到家,我还哭,一边哭一边给儿子打开京酱肉丝,儿子也哭,他紧坐在我身边说,妈妈对不起。他先裹了一个给我吃,我不吃,我说,儿子,妈妈担心你饿坏了,这么冷的天,你在哪啊。儿子边吃边说,我和几个哥哥打雪仗玩疯了,忘了时间。妈妈,让你担心了,下次我不再这样了。他看我还在流泪,就抱住我说,妈妈,我知道你担心我,我不会乱跑的。他用我在咨询时常用的语气语调安慰我,并用手抚慰我的背。

躺在床上,我问儿子,和你玩的人都是谁啊。他说,妈妈,你不要担心我,我们在一起玩的一个是宝宝,另两个是比我们大的哥哥,他们骑车从这里过,看到我们就和我们玩打雪仗了。我们玩得很开心。我们只是一起玩,妈妈,我知道我该怎么作,我不会乱跑,就在郑大旁边玩。

郑大就在我工作室对面。

第二天中午,我对儿子说,你要受罚了。儿子说,我知道。我说你知道什么?他说,我昨天回家太晚了,让你担心,该罚。我问怎么罚?儿子说,打我手吧,打十下。我说,好。他就拿来一根筷子,自己数着,我敲了十下。到第十下,儿子说,妈妈,这次你打偏了,不疼不算,再打一下。

打完后,儿子拿来作业,让我签字。我看过签上字,说儿子,今天的作业写得挺好的。比上次好。儿子欢呼一声,收好文具,和我说,妈妈我上网玩了,不过,这次我不打枪战了,我上网搜点资料,我要看看中国有多少活化石。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