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你不是余美颜

上题记:这是美龄心理咨询室的一个案例片段。案主是位相貌可人的二十一岁女大学生,在海外留学。据她自己说,自上初中后,她交了数十位男友,都有性关系,但都不是恋情,仅仅是男友。她流过产,有严重的妇科病,身体虚弱不堪。她花钱无度,任性恣意,性情暴躁,行为乖张,自杀过两次。咨询中,我给她讲了两个故事,听完这两个故事,她开始放弃和父母的对抗,开始拾起自尊,准备回到学校,找寻自己曾经忘记的梦想。

        丫头,你知道余美颜吗?咱们就以百度百科中对余美颜的介绍,来了解这位被称做奇女子的人吧。

民国欲女余美颜民国欲女余美颜

        她是民国时期被称作奇女子的一位女子。生于1900年,广东台山人。父亲经商,母亲饱读诗书,家庭颇为殷实。虽身处封建家庭,父母却崇尚西洋文明,让她在修习英文时,广泛涉猎国外书籍。“性平等”、“致力追求爱情之自由”“民主,自由”等思想,深深扎根在她心中。余美颜天生丽质,娇美明艳,她是父母的掌上明珠,父母秉持对女儿富养的思想,极度宠爱她,偌大家业支撑,由着她展示自己的个性。青春时期的余美颜,穿着新潮、豪迈大方、见解独特、乐观健谈。

       丫头,余美颜当时的家境和她所受的教育,和你当下有着几分相似。你生在国内,家境优越。你天生丽质,父母对你宠爱有加。你受父母的影响,向往英美那些发达国家,从三岁开始学习英语,读过不少英文版的书籍,十二三岁上,暑假去英美游学,十五岁上,你不适应国内的学习环境,去美国上高中。你崇尚自由,个性开朗,她的性格和你有着更多的相似度。

       1918年,余美颜和开平一位姓谭的公子成了亲。那位谭家公子是和她在一次聚会中相见,一见钟情。这门亲事外表看上去是门当户对,两家欢喜不尽。谭家公子相貌堂堂,再加上常年经商,曾经越过大洋彼岸,到美国等地,思想意识也比较进步和超前,所以余美颜对丈夫也比较满意。  婚后不久,谭家出现经济问题,丈夫不得已远赴美国经商。刚品尝到男欢女爱的余美颜开始独守空闺。因她个性张扬,花钱奢侈,因此公婆小姑对她多有不满。丈夫不在,她自己感觉寂寞空虚冷,时常与公婆小姑有争执滞气,加上“误解自由”,一气之下奔到了广州。

       1918年2月27日,在余美颜到达广州前一天,孙中山任命的海军总长程璧光被刺身亡,被刺原因扑朔迷离,至今仍是个谜。当时的军警自然会按照惯例排查可疑人员,于是,刚到广州打扮另类的潮人余美颜被作为可疑分子拘捕。很快,余美颜就被当县长的姨夫保释出来,但这件事的后续却改变了余美颜的一生。

       丫头,换位思考,如果你家哥哥娶了一位长得很漂亮,但思想很激进,不知节俭为何事的媳妇儿,在你家发生了大的经济危机时,还是那样张扬不知收敛,花钱无度,你会对她怎么样?而且这位媳妇儿还因丈夫不在家,离家出走了。听好了,余美颜不是回娘家,而是离家出走了。尽管那时候西学进入多数高层家教,但中国文化习俗的观念还是根深蒂固的。再说,这样的事情就是在英美国家,他们也未必能接受这样的事实。因她离家出走,又被捕及狱,谭家解除了与她的婚约;

       女性被捕入狱,谁也不 知道她在监狱会经历什么。男性在监狱被打被虐,可能被暴菊花。女性入狱,其状更是让人难以想象。所以,余美颜离家出走本就非常人之举,入狱,更是一件大耻大辱的事。

       余美颜离家出走,被捕入狱,再加上余美颜被解除婚约,使得余美颜的父亲脸面大大受损,一气之下把余美颜送进了习艺所学习女工。

      习艺所成立于民国二年(公元1913年)六月,至民国十三年(公元1924年)停办,整整经历了11个春秋,是当时的一种“新式监狱”,类似于现在的“收容所”,是政府强迫犯人学习各种自力更生技能的地方,开设的劳动技能有“摇纱,织布,织袜,木工,漆工,石印”等。余美颜被自己的父亲送进这所学校学习了一年。从监狱这所学校出来,余美颜彻底走上了“混”的道路,迎风见长,经常来往于省港之间。她放浪形骸,不管不顾,她几乎成了一个无所挂念的女人。她出入于舞厅、赌场、酒会,她穿着艳丽的服装,头上戴着大朵的鲜花。由于她生得美貌,性格也泼辣大方,所以,她结交了各类公子哥们,她让他们给自己花钱,她陪他们跳舞,得到一些小费。当时很多人把她看做“奇女子”,余美颜不屑于去妓院廉价地出卖色相,她遇到可心的男人,就陪他过夜,而遇到不喜欢的,无论多么的有钱,她也不会和他过夜。

       丫头,你也是花钱从来不问价格,从来不计算钱多钱少,只要喜欢,只要你乐意。你在国外,一个月花费五十多万,让父母感受到了巨大的经济压力。你交男友,凭心情,喜欢就一起玩,不喜欢就不理他们。两个男生因为你打架,闹得不可开交,你只是笑着看热闹,似乎此事与你无关。尽管你的男友无数,但是没有一个真正是谈婚论嫁的。我知道你不想结婚,不想被婚姻束缚,这一点我完全理解你的想法。但父亲限制你花钱,你就和那些和你交好的男性要钱。被父亲送到集中训练营,恨死了父母。我们也能去想像,余美颜那时也恨极了父母亲。她要报复父母,报复婆家,放浪自己,给自己疗伤。但这种方式的结果如何呢?我们接着来了解余美颜。

      当时,奇女子余美颜成了当时小报的谈资,很多头条新闻,都是由她而起。她已经没了家庭,没了亲情,所以,她也不会在乎人们说什么,她觉得性欲就跟吃饭一样,是必不可缺的。她还认为,自己已经是一个自由之身,所以,对于世俗,对于礼仪,完全可以不管不顾。

       有一年,余美颜跟着一个香港何姓商人吃饭,酒酣之际,这个商人问起了余美颜的身世。余美颜悲从中来,谈到了父亲的薄情,谈到了家庭的遗弃,还谈到了前夫的不归。何商人很同情余美颜的遭遇,他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有稳定的事业,也有家庭,余美颜当年刚刚二十岁,美艳如花,尽管遇到的男人不少,但是论婚论嫁,没有一个男子是合适的人选。随后余美颜答应了何商人的求婚,做了港商的二房。

        丫头,咱们一起来判断一下,余美颜是不是有了好的结果了,能安享终生了。

       在香港的日子,风流袅娜的余美颜如鱼得水,她光顾戏院、赌场的机会更多了,何商人给她的钱,不久就花光了。不久,何商人就受不了余美颜的铺张浪费,对余美颜厌烦了,他登报说余美颜:“放荡不羁,挥霍无度”,和余美颜解除了婚姻。

       丫头,谁能接受一个放荡不羁,挥霍无度的人啊?这是余美颜的父母当初富养女儿,宠溺女儿任性挥霍的后果啊。是

        经历了两次婚姻的余美颜,又成了孤家寡人。于是,她联合了广州三个和她一样的离经叛道的女子,四人经常一起出入于舞厅酒肆,当时广州人给她们起名“四大金刚”,余美颜便是四大金刚之首。其中金刚之一,一个叫杨耐梅的演员,是我国第一位电影制片人,余美颜跳海自杀后,杨耐梅感其身世,以余美颜的经历为背景,拍了一部无声电影《奇女子》。

        丫头,这是不是也和你有点相似,你也有几个要好的姐妹,一起随心所欲,什么事都敢干。

       1925岁年,余美颜结识了南海县县长的儿子。这位“官二代”长得潇洒倜傥,不仅给余美颜送钱送鲜花,还信誓旦旦地说要和余美颜结婚。余美颜为这个“官二代”动了心,两个人开始恋爱,“官二代”还在乡下给余美颜租了一处“乡村别墅”,两个人在里面过起了“试婚生活”。“官二代”的族兄知道弟弟恋爱的对象竟然是“大名鼎鼎”的余美颜时,赶紧给弟弟写了一封信,告诉他余美颜这个女子不可交往,然后他又给余美颜写了信,要求余美颜赶紧离开自己的弟弟,不要耽误了弟弟的前途。两个试婚的年轻人没有听这位族兄的话,族兄又告诉了“官二代”的父亲,这位县长大人立刻派人把自己的儿子拘禁起来,并且要求余美颜归还儿子为她花掉的两万元钱。县长夫人对余美颜说,只要还了两万元,就允许他们结婚。余美颜奔走于上海、天津和北京之间,凭借着以前的人脉,很快就筹备了两万元,当她拿着钱交给县长太太之后,县长竟然要按照“土娼”的罪名,将她归案。于是县长太太说只要以后不骚扰她家的儿子,就不再治罪于她。余美颜受此打击,心灰意冷,于是远走他乡。

      丫头,余美颜累了,想有个家,想有个心灵的归宿。她和那位县长的儿子动了真情,却被县长太太狠狠耍了一通,人财两空。

       余美颜来到了美国的旧金山,偶遇在此做生意的前夫。前夫与她,她与前夫,都有些情素在心。必竟是明媒正娶的妻子,毕竟当初有过一段两情相悦的时光。此时,她希望前夫能够和自己重新和好,破镜重圆。丫头,你想,这可能吗?前夫思想虽跟着西学有所出入,但家就是家啊,美国英国这些国家也不能接受女子或男子性生活不检点啊。早些年尼克松的拉链门,克林顿的性丑闻,都在说明西方国家也是需要性忠诚的。有关余美颜生活不检点的事情,她前夫早就有所耳闻,怎能接受自己的妻子是这样的人物。于是,他断然拒绝了她。两个人分手后,余美颜痛苦异常。随着最后一丝希望化为泡影,从美国旧金山回到广州后,余美颜更加放荡不堪,如同行尸走肉。逐渐的,她开始厌倦这个世界。

       1927年,余美颜遁入空门。但那个重获自由的“官二代”要求和她重续鸳梦。她知道两个人不可能结婚了。此时历尽千帆,余美颜的心态,早已经不是当初的心情。她拒绝了“官二代”,可是,“官二代”一次次找来,苦苦相求。寺庙里的老尼姑看到她尘缘未了,凡心未死,再加上佛门净地,总是被余美颜的恋人骚扰,一气之下,就把她赶出了庙门。

      1928年4月,余美颜在从香港至上海的轮船上跳海自杀。跳海前,她对身边人说“既无人生乐趣,不如逃离这个污浊世界,在此黑暗社会偷生,毫无生趣,非寻死不可。”遗言中写道:“来世或可做一纯洁女子,得到真正自由。

       丫头,这就是民国奇女子余美颜的一生。她含着金钥匙出生,嫁入豪门。婆家生变故不是她此后崎崛的开端,她的挥霍无度,离经叛道,性爱自由无极限,才是她三次婚恋失败,走投无路的根本。打破封建旧思想,让女性接受教育,走出家庭创建社会价值,女性拥有自由恋爱的权利,性态度需要开朗,可是性行为不能开放啊。

       丫头,你不是余美颜,你的父母还在支撑着你,他们爱你,才把你送到咨询室里来。把你送到集中训练营,遭遇折磨,是他们的无奈之举,他们听说我们能通过心理咨询帮到你,就立即和我们联系,确认后,就把你送到我们这里来了。你的婚恋还没有真正开始,你完全可以重新回到学校,追求自己生命的精彩,追求自己有着诗和远方的未来!

                                                        【下】

       丫头,我再给你讲一个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名字叫董竹君,咱们还是以百度百科编辑出来的文字资料作为参考来讲解。

董竹君和夏之时董竹君和夏之时

       董竹君1900年出生于上海的一个穷苦家庭。父亲是拉黄包车的人力车夫,母亲是给人家做粗活的娘姨。在她13岁那年,由于家境贫困,父亲病重,万般无奈,只能向长三堂子(妓院)老板借了300元钱,条件是将董竹君抵押在妓院里两年,但是卖唱不卖身,只陪客人清谈。

       长三堂子就是清朝的青楼,是指豪华精致的妓院,又称书寓。长三堂子这种高等的妓院,姑娘未成年是不接客的。这不是老板心善,他们的目的是要等姑娘卖唱红了,接客时才能开出高价。这是老板的经营之道。董竹君天生丽质,嗓音又好。老板看中她,才会借钱给她的父亲。

      幼小的董竹君从来不笑,就连照相的时候也满面愁云。经过几个月的培训,就开始陪客了。她很快就成了青楼老板的摇钱树,水牌总是写得满满的,经常要唱到嗓子嘶哑。

       堂子里的红姑娘有专门的人伺候,为她们梳头打扮。一位姓孟的、颇有见识的中年妇女,经常给董竹君讲青楼女子的悲惨命运。她还告诉董竹君说,妓院不会放掉像你这样的红姑娘,即使抵押到期,老板会利用黑社会的势力,让你回不了家。告诉她,多少姑娘都是被妓院榨干了血泪,年老色衰,最后流落街头。即使是从良,当有钱人家的小妾,也会因为出身青楼,在家庭里没有地位。最好的办法是尽快找一个好人,在接客以前嫁出去。一个有本事的善良的女人,自然会有好报。这些话都深深地印在了董竹君的心里。她不能接受这样的命运,暗暗地等待机会,跳出火坑。于是她开始仔细地观察那些来堂子里的人。

       丫头,董竹君不是天生就知道人生怎么走路最好的人,她是愿意听人言,能分出好赖话的人。其实,绝大多数人都是聪明人,都能听出来好赖话,关键在于听到了和听进去用心去作是两回事。董竹君就是听进去并用心做的那种人。

      1911年的辛亥革命彻底地改变了中国的命运,袁世凯暗杀了新党领袖宋教仁。大批革命党人遭到镇压,被迫转入地下,继续筹划讨袁的二次革命。董竹君所在的堂子,是当时革命党人经常出没的地点之一。灯红酒绿的妓院是他们举行秘密活动最安全的地点。他们在这里高谈阔论,使董竹君明白了不少道理,从内心佩服他们的救国志向。

        四川省副都督夏之时是这里的常客。他早年留学日本,辛亥革命时,他以新军军官身份领兵起义,被推为革命军总指挥,为实现中国内地的政治变革立下了赫赫战功。

       夏之时与董竹君相遇,夏之时爱慕董竹君的美貌,喜受她的甜美歌喉,一见倾心。董竹君敬慕夏之时的革命志向,以及他立下的赫赫战功,美女爱英雄,也是为之倾倒。两情相悦,以至两心相许。此时,夏之时要为董竹君赎身,与她远走日本避难。

       注意,丫头,夏之时是豪门大户,这时他要为董竹君赎身。放在别的青楼女子身上,肯定是乐坏了。董竹君却断然拒绝夏之时为她赎身,说:“我不要这样,我又不是一件东西!以后做了夫妻,哪天你一不高兴就说‘你是我花钱买的’,那我可受不了。你一个铜板都不能花,要是花钱买,我就不跟你结婚。如果你答应我几件事,我会想办法跳出火坑。”

      她提出了三个条件:

  1.不做小老婆;

  2.到了日本,要送她求学;

  3.将来从日本读书回来,组织一个好的家庭,夏管国家大事,她管家务。

       丫头,董竹君这三个条件,提得非常的好。不做小老婆,是大老婆,在家里有地位,不像小老婆在家受大老婆的气。求学,有知识有文化,眼明心智,自己在社会发展的路上会走得稳,脚下的路宽,不受蒙蔽。夏主外,她主内,明确家庭内外分工,参与家庭建设打理,可以让自己一展治家才能,和夏相扶相将,活得有价值有尊严。

        夏之时没有考虑就什么都答应了。之后,他冒险留在上海。

      当时,袁世凯以3万大洋悬赏夏之时的人头,他只能藏身于日本租界的旅馆,董竹君冒着危险前去看他。1914年春末的一个深夜,董竹君从堂子里逃出,投入了夏之时火热的怀抱。

       由于董竹君出身青楼,他们的结合遭到了许多革命党人的反对,但夏之时态度坚决。两周后,他们在松田洋行里举行了简单的婚礼。当时,夏之时27岁,董竹君只有15岁。董竹君化了妆梳了头,还穿了一身洁白的纱裙,夏之时也穿了笔挺的西装,打了领带--从他们的服装也能看出当时他们思想是比较新潮的。

       董竹君随夏之时东渡来到日本。在日本,董竹君如饥似渴的学习知识和文化。四年后,她随着夏之时回到成都,成了显赫一时的四川省都督夫人。起初,高门大户出身的婆婆看轻董竹君,但她并不抑郁寡欢,反而是一切以和为贵,尽力帮助婆婆打理家事,最终她的精明能干获得了夏家上下的认可。董竹君凭着自己治家的才干逐渐争得了尊严与地位,夏之时的父母为此决定重办婚礼,以确立她的合法地位。在一个精心挑选的日子,夏家张灯结彩、杀鸡宰羊,董竹君带着大女儿第二次拜堂,行了结婚大礼。

       1919年夏之时突然被解除军权,这导致夏之时意志的消沉,使他逐渐由革命者转变为一个守旧的乡绅。这时,夏之时这个辛亥革命的老将不仅对董竹君连生四个女儿非常生气,还对董竹君热心社会事业深感不满。董竹君那个时候很能干、很有见识,可以说比他更好一些,在社会上人们对董竹君的赞扬比对他多,夏之时下意识地不希望自己的妻子比自己能干。董竹君容忍了这一切。一方面她希望丈夫能够找回当年那种革命青年的朝气,另一方面她也怀着一种深深的感激,毕竟是夏之时把她从火坑里拉出来,给了她重生的机会。

       丫头说,在民国那个充斥着男权主义与封建思想的社会里,女孩子的一生是由什么决定的呢?是她的身世?还是她的恋情?在董竹君心里,能决定她一生的,是自己的自尊自爱,自强自立!咱们回头去看,作为一个青楼女子,可能在别人看来,她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不会再有什么光鲜亮丽的时候了。没想到她竟然能抓住夏之时,让夏之时主动带她跑路。她并不只是为了暂时脱离苦海而和夏之时离开的,她是有高远想法之人,与夏之时约法三章足以体现她的傲骨,她不想成为别人的附属品,她在为自己的一生做谋划。只有这样,她才不会跳出火坑,又进虎狼窝。

       夏之时带董竹君去了日本,在她的要求下,为她专聘老师,让她在家学完了日本女子高中课程,试想,哪个男人不喜欢爱学上进的女子啊。当时,两人举案齐眉,恩爱无比。丑媳妇总要见公婆,她总归还是要面对夏之时的封建大家族,她青楼女子的出身,免不了为人所耻,这不是她的过错,可是她的确是这样的出身。如果大家族不对青楼女子有所轻侮,就代表着整个社会没有了道德底线,这是非常可怕的现象。不管什么原因,她出身青楼,就要接受他人对她轻视的目光。为了溶入那个大家族,她做到了忍辱宽厚,礼敬夏家上下人等,用自己的才情获得认可,成为了真正的都督夫人。

        能凭自己的才情获得众人的认可,这本身就是社会给予世人的平等。无论你曾经做过什么,曾经是什么,只要你从当下开始做,用你的成绩,用你的品行,用你的善意,做出你应有的成绩,成为你一贯表现,你就能重新获得你的尊严,获得世人的认可,得到赞赏。

       一路高歌猛进的董竹君,并没有因为得到夏家对她的认可,在都督夫人高贵的位置上,而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

       解除兵权后,夏之时开始以搓麻将和抽鸦片度日。他重男轻女,竟然不允许四个女儿读书。后来,董竹君终于生下一个男孩。但是生下男孩并没有改变什么,夏之时情绪暴躁,动辄打骂妻女,这样的侮辱成了家常便饭,夏家的空气也越来越令人窒息。一次,为了一点小事,夏之时竟然掏出手枪来,威胁董竹君,使董竹君伤心绝望至极。在夏之时无职无权性情暴躁之时,董竹君没有放弃,而是尽力维护并挽回家庭的温馨,当感觉夫君心如死灰,对家庭温情无望时,毅然决然拜别夏之时。

       1929年,为了改变生活现状,董竹君毅然放弃了华贵和富裕,带着四个女儿来到上海。这个离家出走的壮举轰动了成都,成为当时各家报纸纷纷大炒的热门新闻。

       一个人带着孩子们回到上海,在这乱世里谋生,董竹君的生活艰难程度可想而知。数经沉浮,1935年3月,锦江川菜馆正式开业了。开业这一天,鞭炮齐鸣,人声鼎沸,就连当时上海滩上的头面人物杨虎和杜月笙也前来棒场。这似乎预示着锦江川菜馆日后的成功。然而,要想在上海滩办成一件事并不容易。每天,董竹君除了要应付饭店里的各种事务,还必须面对当时上海滩的各种势力。一天,黄金荣的干儿子小金荣带了一帮地痞来饭店捣乱,并砸了店堂,引发了斗殴。面对这一局面,董竹君镇定自若,本着冤家宜解不宜结的原则,亲自造访黄府,感动了黄金荣,一场风波就此平息。同时董竹君自己也亲自下厨,曾三天三夜不下灶台。她又从四川老家请来和尚师傅掌勺,并以此为契机整顿店务,使“锦江”的面貌为之一新。

       “锦江”开业后,她虽然与黑社会势力在某些方面达成了妥协,但是她却并不依附于黑社会等地方恶势力。当时上海滩的很多头面人物都对她倾慕有加,希望可以将她纳入自己帐下或者家中,她却始终不为所动,保持着自己的气节和信念。在后来的多年中,她同时与国民党人、日本人等巧妙周旋,并且毫不犹豫地帮助革命党人和爱国志士,以自己“一介女流”的身份做出了许多血性男儿才能够做出的事情。另外,她也擅长把握时局。经过了前期在生活、事业上的失败之后,她积累起了丰富的经验和教训。这些东西使她能够准确地判断市场的行情,同时可以在多方的利益纠纷中找到平衡点,最大限度地维护自己的利益。

        董竹君教育孩子,更是注重她们的自立自理,节敛有度。她让只有12岁的女儿从上海乘火车去南京,送一笔钱接济一位亲戚。当孩子到达南京下关时,城门已经关紧,她不敢乱花钱,就在城门脚下睡了一晚。听女儿回来告诉她这番经历,董竹君既觉得心疼又感到高兴。她对女儿的教育是费尽心机的,她常说孩子是洁白无瑕的,决不能让“风筝”断线,迷失了方向。女儿在外地读书,她书信不断,一次次教育她们:为人做事要有责任感,要光明正直;处理事情要有感情,同时还要有理智;对客观事物应全面分析研究,不要主观, 切忌任性……

       董竹君的一生,开始于八国联军攻占北京的1900年,结束于香港回归祖国的1997年,经历了政权更迭、战争饥荒、牢狱之灾、创业兴衰、人事沉浮。她的一个世纪,是中国近现代史风云变幻的缩影,更是一个女人不可多得的传奇。 周恩来说身为都督夫人,抛弃荣华,单枪匹马,参加革命真难得。” 她自己说我不向无理取闹低头,对人生坎坷没有怨言。”

       从董竹君的人生经历中,我们可以看出民国时代女性的生活状况,时代可能会毁掉一个人,但或许也可以成就一个人,关键在于人是怎么看待自己的命运!能扭转命运乾坤的机会,是我们自己创造的,能把握自己命运的人,是我们自己。仰面求人,不如低头求己。命是弱者的借口,运是强者的谦辞。

       丫头,你的情况要比董竹君好许多倍。首先,你的父母从来不曾放弃你,还有着一些经济实力支持你。其次,你本身就在读大学。其三,你二十一岁,正值华样年华,无论改变什么,一切都来得及。你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需要你自己好好的谋划谋划,我只是您的一个顾问,提的意见仅供参考。能决定你自己在未来十年,二十年,成为什么样的人,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只能是你自己的所作所为。你把时间花在哪里,你把心放在哪里,你就具有什么样的才能,成为什么样的人。把时间放在对某件事某种场景的纠结上,把心放在痛苦里,于是这个人就成了神经病;不问何时何地,把时间放在对某个人的怨恨上,对某种事的冲动上,这个人就成了精神分裂症。​​​​​​​​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