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大学》的格物致知方法协助大三男生和父母和解

发表于:2021-05-10    

小A是一位大三男生,从初二开始,产生了严重的厌学情绪,由于他一贯乖觉懂事,强压着厌学的感觉继续学习。高中时,实在受不了了,去医院看了心理医生,通过多个生化检验,和各种量表,被诊断为重度抑郁症。父母怕同学老师知道,对他有不良的影响,就鼓励他吃着药坚持上学,对外隐瞒他的病情。当时,他们想找心理咨询师,心理医生告诉他们,心理咨询没有用,只能吃药控制。

高三时,小A还是找了心理咨询师,刚开始,他得到心理咨询师的安慰,缓解了情绪,考上大学。上大学后,他的抑郁更严重了,再和那位心理咨询师做咨询,又做了一次,心理咨询师依然说着怪罪父母的重复的话,再也感受不到轻松的感觉,小A企图自杀。那位心理咨询师就推荐他找自己的导师。于是,小A和导师做咨询,他觉得导师水平很高,做心理分析如同行云流水,更是丝丝入心,让他更加明白自己的心理问题所在。但是,他却越来越恨父母,直到他想杀了父母,他觉得只有杀了母亲,他才能新生,不然,他的灵魂一直在母亲的高压控中,一至被窒息。

小A的母亲感受到儿子的想法,开始吓得不得了。但是,看到儿子那样痛苦,难以自拔,她就和儿子说,如果儿子杀了她,能得到解脱,能快乐起来,她也愿意被儿子杀死,并且提前写好遗书,不让儿子承担任何法律责任。为此,她写下遗书,交给儿子。但是儿子看到母亲的遗书,精神一下子崩溃了,出现了典型精神分裂的症状。

小A的父亲早在两年前,就在网上看到我的文章,一直关注着我的动态,就和我联系,要把小A带到我的咨询室里,进行心理康复。我告诉父亲,这种状况,不用急着带过来,你先把孩子关起来,把所有能够伤到孩子肢体的物品拿走,24小时陪护。同时,让孩子母亲仿电影里演员那样当着孩子的面自杀。但是,血一定要用动物鲜血。母亲倒地后,不再让孩子接触母亲肢体,让人把母亲抱走。小A的父母严格按照我的嘱咐去做,当母亲胸前鲜血洒地,躺倒地上,然后,被家人抱出去。小A怔怔地看着这一切,然后就倒在床上,沉沉昏睡了去。小A一口气睡了29个小时,醒来后,第一句话说,我好像看到我妈自杀了,很多血,腥味很大。然后,他反复说这句话,后来,喝了些粥,又睡了。

等小A再次醒来,他恢复了正常思维,反应一如寻常。他问父亲,妈妈呢。父亲说,你妈死了。小A哦了一声,没再说话,下床洗漱。父子一天除了吃饭之类偶有呼应,没有其它交流。我让父亲把小A带过来,和我交流沟通。

小A见到我,和我沟通,一切正常。他和我讲了父母对他的绑架控制,讲了母亲不顾他的痛苦,一直软硬兼施逼他学习,满足她教育儿子好好学习,儿子考上重点大学的愿望。小A一再向我表示,他太痛苦了,他想死。我抱了他,他使劲抓了我的背,和我说,你有乳房,你也是个母亲,你和我妈不一样。我说,我是心理咨询师,当然,也是一位母亲,是的,你不是我的儿子,我不是你的母亲。

小A一直和我沟通,他讲了许多,都是母亲软硬兼施,逼着他学习的细节。

我和他说,你母亲已经去世了,没有人再这样逼你学习。小A说,他现在很轻松。助理说,小A眼中明显有着悲伤。我说不要点破,助理不再多嘴。我带着小A去爬山,告诉小A,我看不见,你能照顾一下我吗?小A礼貌地告诉我,可以。但是我们一起走的过程中,他却尽量离我远一点,或者尽量和我的助理走一起。

过一天,我问小A,你妈妈不在了,你觉得有什么损失吗?或者,如果你妈妈不逼着你学习,如果她活着,除了逼你学习,对你还有什么用处吗?

小A沉默不语。过了半天,他才和我讲,如果妈妈不逼他,他可能考不上大学,初中就不上学了。但是考上大学有什么意义吗?难道他不可以当流浪汉,像美国意大利街头的流浪汉一样,活得诗意浪漫。我让小A当三天流浪汉,安排助理远远地看着他,没有特殊的情况,不许助理靠近他。小A的父亲,也远远地跟着小A,看着他。第一天,小A饿了一天。夜里,小A回到宾馆睡觉时,和父亲要了钱去吃饭。第二天,小A和路人要饭吃,路人都不搭理他。他又饿了一天,晚上又回到宾馆,和父亲要钱吃饭。第三天,小A不去流浪了,我又和他提那个可恶的死去的母亲,他和我讲父亲外出工作,妈妈在家给他做好吃的。然后就不再提母亲的事。

小A和我讲他的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师让他和母亲和解,但是他做不到和母亲和解。我问他的心理咨询师是什么流派,他说精神分析流派。他问我,他为什么越来越恨自己的母亲?我没有回答,把这个问题反推给他。

小A仔细梳理了他的思想发展过程。说,起先,我不恨母亲,只是不想学习,讨厌没完没了的作业,讨厌考试排名,一到考试,我就怕成绩下降。因为从小学到初二,成绩一直还行,年级前几名,老师们都盯着我,希望我保持名次,妈妈也盯着我,也希望我保持名次。我说,你也盯着你自己,希望你保持成绩的优越感。小A点点头,是的 ,我也盯着自己的成绩,希望自己保持良好名次。我说,小A,你的厌学,由此而来。小A说,是的。我妈妈什么都不让我干,只让我学习,学累了,就让我出去玩,我怎样玩,她都不管,只要不玩电脑游戏,可是我就想玩电脑游戏。母亲控制我。我说,母亲控制你这个想法,什么时候开始有的。小A说,高中时那位心理咨询师给我做过咨询后。心理咨询师并没有让我恨母亲,我是自己恨母亲的,我想起我第一次厌学时,我想起我第一次焦虑时,我的母亲都是我厌学焦虑的制造者,推动者,她不考虑我的抑郁,只考虑成绩。我提及小A,你母亲不是让你去玩吗?小A说,是的,她让我去玩,为了我有更好的成绩。她所有的对我好,都是有着自己的目的。

后我特别恨父母时,咨询师一直劝我,父母也很不易,他们已经认错了,希望我与父母和解,只有与父母和解,才能好起来。我就是和解不了。美龄老师,你告诉我,我错了吗?我如何能与母亲和解,她已经去世了,我不应该再恨她了。可是,我还是不能与她和解,我想与她和解。

我通过格物的方式,让小A明白了母爱,等小A对母爱起了诚意,小A很快自己就正了心,此时方真正的体会到母亲对他的关爱,不再怨恨母亲,想起母亲的死,大哭号陶。一 天后,我给小A作催眠,我给这种催眠起名叫爱的唤醒。在催眠中,让心急如焚的小A母亲出现在小A面前,小A当前前的母亲是个影像,哭得背过气去。几分钟后,等小A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母亲怀里,母亲还好好的活着。他痴痴地看着母亲,去抚摸母亲的脸,用自己的脸去蹭母亲的乳房,几分钟后,平静下来。

我们重新梳理小A 的心理问题,和他母亲对他的做法是否带来伤害。咨询后,小A在咨询反馈中说,我与母亲没有和解,我受母亲恩惠,需要感恩报恩。尽管母亲的做法有点偏颇,她不是那么理解我,但她没有做错什么,其实是我少不经事,在逆反的时期,初中学习的过度紧张让我乱了心神,出现了厌学情绪。但是我知道学习的好处,所以坚持上学。后来,遇上了精神分析师,他们用的那些词语,绑架,控制,完成母亲的心愿等等,让我怨恨母亲。今天,美龄老师用格物的方式,让我知至,明白了母爱之深,学习的紧张和母亲无关,和我自己对自己期待有关,和我的心理承受性有关。知至而心正,心正而意诚,我现在明白这几句话的意义。同样的事情,不同的分析指向,不同心理咨询师持不同文化,用不同的词语描述,其结果差异太大了,也太吓人了。我差点就害死了自己或者母亲。太可怕了。

【最后,小A写道:精神分析,但是感觉也有一定道理,为什么竟然会出现这样极端不可理喻的结果?这个问题,请了解精神分析的网友们解答吧。】

很多时候,从业者自己的见识和能力,会决定这个人对职业技能高度的认识。心理咨询在发展,它的作用越来越大。只是面对严重的心理障碍,确实很是考验心理咨询师的知识眼界和思维灵活性,经验不足者,根本就不知道从哪里入手。如果大多数从业者、研究者,都不知道如何入手才能给予求助者有效心理援助时,为了避免被乱治,写入法律禁止心理咨询师介入调整,也不失是一种对求助者的保护方案。


推荐咨询师
| 更多
韩美龄
从业于1999年
朱长明
从业于1992年
黄俊平
从业于2011年
冯昭逸
从业于从业与2021年
周舒燕
从业于2020